河南桐柏煤炭执法队疑遭承包 执法人员均有前科

中新浙江网2月1日电   本报2006年11月6日刊登了《聚众上路执法随意张口罚款不从就动拳脚桐柏县煤炭执法队是在执法吗?》一文后,引起了省及南阳市两级纠风部门的重视,也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数十名司机继续向报社提供举报材料,反映该煤炭执法队有关人员殴打司机、随意罚款。煤炭执法队的主管部门桐柏县商务局反映记者的报道与事实不符。

为了核实该局提出的疑问,2006年12月16日至19日,记者在桐柏县又作了深入采访,桐柏县商务局也表示“高度重视,一定妥善解决”。然而,时至昨日,被处罚司机反映桐柏县商务局对过去的执法还没有一个“说法”,同时记者获悉,省纪委、省纠风办领导已经作出批示,要求对此事进行调查。

记者调查发现:执法队已停止执法

2006年12月16日,记者再次来到桐柏县。根据向报社送交举报材料的人员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采访了有关人员,核对其反映的材料及其相关证据是否属实。4天中,记者先后对贾金玉、朱西良、王立、薛玉恒等25名司机进行采访,加上第一次采访的11名司机,36名来自南阳、泌阳、平顶山、鲁山、桐柏的个体运输司机举证了桐柏县煤炭执法队违法行政、非法扣车、雇用社会闲散人员以暴力手段在县域内国道、省道乱收费、乱罚款、乱扣车,多次殴打货主和司机的行为。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自本报报道以后,桐柏县煤炭执法队没有再对运煤车辆进行查处,执法队队长朱有河驾驶着执法队的车但很少在商务局出现,执法队雇用的人员也没有再“执法”了。煤炭运输司机们感到轻松了许多,见到记者都连声称谢。

12月18日上午,记者通过桐柏县委宣传部见到了县商务局纪检书记马印召。马印召拿出一份《关于〈今日安报〉对桐柏县煤炭执法队存在不实报道的情况说明》(以下简称《说明》),《说明》是商务局向上级机关的回复和对本报监督的回应。当记者对《说明》逐条提出质疑时,马印召不置可否,同时坚决地要回了《说明》,并恳请记者理解。

公安机关认定:双方互殴同受处罚

2006年11月28日,桐柏县公安局通过桐公(城关)决字[2006]第25、26、27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分别对雷猛、李根、朱有河3人进行了行政处罚,上述3人分别被处罚500元;3份处罚决定书显示,“2006年8月22日6时许,朱有河带领执法人员张国强、闪道明在桐柏县犁铧尖公园附近桐银路口处,因查煤之事与雷猛发生争执。后雷与朱相互殴

打,李根也参与殴打雷猛,雷与朱均有轻微伤。以上事实有朱、雷、李的陈述及朱、雷的法医鉴定书,证人证言等证据证实”。

12月18日下午,在桐柏县公安局法制室,法制室主任贾永兴告诉记者:“认定暴力抗法的前提是依法行使执法权益,煤炭执法队违反执法程序,且执法主体资格不符,该行为本身不合法,不受法律保护;因双方均有伤情鉴定,结合其他证据,我们只能认定其为双方互殴,故对双方均采取行政处罚措施。”

12月19日上午,记者到桐柏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进行采访。该所负责人及办案民警详细介绍他们调查的案情经过,印证了雷猛向记者的叙述:2006年8月22日,执法队查扣煤车和殴打雷猛,系雷猛向110报案;城关派出所出警人员在现场捡到雷猛被打掉在地的手机,到派出所后才交还雷猛;事件发生后,商务局曾托人让派出所做雷猛的工作以和解,同意承担雷猛被打医疗费1000元及损失;其后,商务局领导干涉,声称“雷猛系暴力抗法”而拒绝调解;3份处罚决定作出后,雷猛立即向县政府法制室申请复议,朱有河拒绝领取处罚决定,最后邮寄送达。

会议记录显示:

执法队似“个人承包”

在采访过程中,一个自称是桐柏县商务局内部知情工作人员的先生交给记者一份偷拍下来的会议记录。会议记录是2006年5月1日,该局煤炭执法队召开会议的记录,内容包括:商务局党委研究同意朱有河继续担任执法队队长职务;执法队人、财、物由队长一人统管;执法队员工资由队长发放;执法队年罚款任务15万元,上交商务局12万元,费用支出1万元,队员工资两万元;执法队新增5名人员;所有队员24小时开机,随时听候调遣;执法队出现任何问题由朱有河一人负责。

记者通过不同渠道确认了会议记录的真实性。

派出所证实:编外队员均有“前科”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01日10:38大河网

在采访中,当地数名群众向记者反映了煤炭执法队5名参与执法的“编外执法队员”的来头。从2006年5月份开始,该队固定雇用5名人员参与煤炭执法,这5人分别是赵红宇(商务局局长赵黎的侄子)、赵杰(赵红宇的哥哥)、姚帅、尹青民、孙文营。赵红宇是5名成员的小组长,5人中也只有赵红宇是1999年成立执法队时任执法队成员,发有执法证,后来赵红宇涉嫌刑事案件离开执法队,执法证早就过期无效。因为强制查扣个体运输司机车辆的特殊需要,执法队还不时雇用郑三黑、陈老歪等10多名社会人员参与执法。记者见到了桐柏县公安局字2005(043)号起诉意见书,意见书显示赵红宇曾经涉及一起刑事案件被刑事拘留,后向桐柏县公安局交5000元取保金取保。案件是这样的:2005年10月份的一个晚上,赵驾驶豫R74777车,持刀将钟雨(电信员工)左手3个手指砍断,桐柏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出警立案后,经有关人员出面“协调”,钟家“自愿”放弃申请伤情鉴定,该案无果。

姚帅也曾经于2005年涉嫌寻衅滋事被批准逮捕,后被取保候审。

2006年12月19日,记者在桐柏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采访,该所负责同志说他们对赵红宇、姚帅、郑三黑等人员情况比较熟悉,这些人员均有违法前科,是派出所重点控制人员。

桐柏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出警记录显示:2006年12月16日,桐柏县国土资源局对一处土地进行挂牌出让。赵红宇、郑三黑等人在国土局门前纠集近30人,威胁其他参与投标的投标者,城关派出所出警维护,最终遏制了事态的激化。12月17日,尹青民、郑三黑等10多人,在桐柏宾馆院内,与高速公路施工方人员斗殴,造成郑三黑妻子等6人受伤住院。

纠风办指出:雇用人员执法属违法

2006年12月19日,记者到桐柏县纠风办采访,工作人员根据报道和此前接到的举报材料,明确指出:煤炭执法队没有执行收支两条线,雇用社会人员参与执法,上路查车等均属违法行为,必须改正,鉴于目前调查结论尚未出来,无法对涉案人员进行党政纪处分。

随后,记者从南阳市人民政府法制办了解到,桐柏县商务局物资流通中心煤炭执法队所雇用人员,没有一个拥有执法证;原“在册”执法队员部分没有执法证,有的根本不具备执法身份。

河南汉民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桂滋说,根据协议,为雷猛运输煤炭的个体司机张延成先后收到桐柏县物资流通中心(印章)下发的听证通知书、煤炭先行登记保存单、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等3份法律文书。先不说桐柏县物资流通中心是受委托行使行政权力的,必须以委托行政机关名义行使行政处罚(否则无效),就3份文书本身而言,其存在通知书时间错误违反法律规定,保存单时间错误、内容前后矛盾、没有处罚经办人,告知书处罚对象错误等问题。概括张延成受处罚一案,桐柏县物资流通中心处罚主体错误,处罚对象错误,处罚程序错误,处罚依据错误,扣车行为违法,是一起集中典型的违法行政行为。

记者手中的“会议记录”,36名反映人厚厚的控告材料,一份份证明煤炭执法队随意确定处罚额度、同一违法事实重复处罚、一般程序处罚不立案、行政处罚决定书不交付当事人等的控告、记录、文书,时刻挑战桐柏县商务局煤炭执法队的“依法行政”。

当事司机质疑:哪里有我按的指印?

记者从桐柏县采访之后,桐柏县商务局表示对新闻媒体舆论监督“高度重视,一定妥善解决”。

元旦过后,记者不断接到桐柏县商务局对非法罚没款不予退回,对被查扣车辆不给“说法”的反映。记者将采访稿件传至桐柏县委宣传部并转交商务局,随后几天中,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电话每天都有,一个个强调“商务局有难处,事情正在处理”。

1月15日,桐柏县6名个体司机再次到该县纠风办举报煤炭执法队乱收费、乱罚款、擅自扣车等,纠风部门工作人员对举报进行登记的同时,流露出他们在该事件调查、处罚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1月23日,被扣车主张延成,被处罚司机贾国柱,被殴打司机姚金生到该县纠风办举报并询问对煤炭执法队查处情况。在该县纠风办,记者无意间发现一份商务局回复纠风办的材料,其上有贾国柱在桐柏县吴城陈留店路段被煤炭执法队查处的“询问笔录”,笔录上显示“贾国柱承认被扣车辆所拉的是小窑煤,愿意接受150元的罚款,有签名,有通红的指印……”贾国柱当场对笔录提出质疑,纠风办工作人员立即收起该份文件。

1月29日,被殴打车主雷蒙和贾国柱等多名司机又一次找到记者。

贾国柱对记者说:“我的运煤车多次在312国道被查处过,在吴城陈留店处根本没处罚过,哪儿来的‘询问笔录’?更不要说我的签名和指印从哪儿来!商务局纯粹是制造假证,欺上瞒下!”

对此事的进展情况,本报将予以关注。

□记者王正宏郭光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