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律师之母在佛山租房纠纷求助警察却遭毒打

本网讯 近日,安徽池州人张冬明2021年2月20日过完春节返回佛山市南海区出租房,发现房内已经断水断电,与房东郭伯其协商,却遭其恐吓逼迫强制要求离开。二人去“平洲中队”报警,却遭当地民警打伤住院。目前,张冬明、同事曹雨亮、黎娜三人上述到佛山市南海区公安分局,分局就该打人事件成立了专案调查组。张冬明家属曾任某地人民法院的法官,儿子系京城某资深律师所的专职律师,但没有想到在法律世家的一名妇女,在法治环境比较纯净、经济发展比较领先的沿海城市之一广东禅城辖区,其无故遭受当地警察殴打致伤,至今仍住院治疗伤害。因在佛山毫无关系,张冬明、曹雨亮、黎娜求助本网,希望能对其法律援助。

张冬明诉说,佛山市南海区公安分局平洲派出所的警察(警号为186743)无故行凶伤人,将其殴打致伤住院;向当场的警察求救时,该所派出所负责人见伤重不救,明显属于严重不作为。

2020年3月31日,张冬明租住了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昆岗西路12号房东郭伯其的202、302两间套房从事翡翠定制生意,租期为2年。合同约定,两套房屋租金每月2800元,两个月交一次租金计5600元;签订合同时,另交押金5600元。张冬明严格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了租金和押金,并按时支付房租和水电费。2021年2月20日,张冬明和同事曹雨亮、黎娜从安徽老家过完春节回来,发现所租房屋里被断水和断电,就拨打电话联系房东,房东态度极其恶劣,说要收回房屋并不再出租,叫我们立即滚蛋。我们问其缘由,房东说我们欠交房租,而我们说没有欠租,且按照合同约定,我们只要在第一个月预交2个月租金即可,更何况我们已交了两个月的押金。此前房东从未打电话催促房租,我们回复他:“如果你提前要房租,我们可以立刻交付给你。”他说没必要,并恶狠狠地告诉我们,让我们立即滚蛋,否则就弄死我们。我们十分害怕,即刻拨打“110”电话报警,“110”方面回复叫我们打“12348”解决问题。但“12348”的客服叫我们继续拨打“110”报警电话 。

2月21日,张冬明与同事三人来到佛山市南海区公安分局平洲派出所(“平洲派出所”)报案,该派出所门口保安叫我们去南海区公安分局平洲中队(简称“平洲中队”)去报案。然而,“平洲中队”民警和房东郭伯其的关系密切,彼此相熟,他们之间有微信来往,“平洲中队”的民警联系房东后对我们说,这是民事纠纷,他们管不着,叫我们到法院起诉。我们耐心地解释道:当时租住房屋是考虑居住2年以上的,因此对房屋进行了修缮,增添了三十多万元的翡翠定制设备,还安装了空调、油烟机、纱窗、窗帘、网线等等,如果搬迁,起码也要半个月以上的时间来准备,何况还要重新找合适的房屋;房东的态度十分凶恶,他叫我们立即搬走,如果我们一时走不了,势必会发生冲突,到那时他行凶伤人该怎么办?当时民警不耐烦地说:“等他打人再说。”而且,事发时他的姿态十分傲慢,目光凶狠。

2月22日上午,张冬明与同事三人在上述出租屋的过道里遇见房东郭伯其,房东质问我们为什么还没有滚蛋,我们刚想和他商量,房东就冲向我们,示意要打人,我们赶忙逃离现场并打车到“平洲派出所”报警。在我们苦苦哀求下,警号为“186743”的警察和另一名警察出警来到出租屋,但没有看到房东,于是警号为“186743”的警察与房东通了电话后对我们说:“你们之间是民事纠纷,要到法院起诉,公安是管不着的。”张冬明反问他说房东要打人怎么会是民事纠纷?警号为“186743”的警察大声说道:“你不懂,我不跟你讲!”张冬明回复该警察说你们要是不管,会打死人的。然而他只说了句等打死人再说,就离开了。

考虑到个人的人身安全问题还没有解决,张冬明和曹雨亮、黎娜于2月22日下午3时左右再次来到“平洲派出所”,想找领导反映情况并请求领导关心过问一下。张冬明在一楼碰到一名领导模样的警察,事后才知道他是该派出所的郑指导员,郑指导员将我们带到门口接待室,我们话还没有说完,他手机响了,走出室外接电话就不见了,我们左等右等,不见人影,实在着急。张冬明想再次到该派出所里面找所长,但保安拦截不让进,态度十分恶劣,说所长不是你们想见就见。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在门口喊了几声“我要见所长!” 突然大楼里冲出许多警察,直接上来反剪张冬明的双臂并使劲压住张冬明肩膀,弄得张冬明疼痛难忍,生不如死。同行的曹雨亮说了句警察不能打人,随后警号为“186743”的警察冲向曹雨亮,一把掐住曹雨亮的脖子,同时也将她的手背殴打出血。张冬明看见派出所楼上有很多警察都朝向门口观看,就面朝大楼喊:“警察打人了!”警号为“186743”的警察又立马冲向张冬明,使用摔跤式动作,将张冬明恶狠狠地抛倒在地,致使张冬明后脑重重地摔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张冬明当即昏迷不醒。后来,张冬明清醒过来,知道自己伤势严重,不想就这么死去,就告诉曹雨亮、黎娜,让他们想办法救我,曹雨亮、黎娜不敢擅自做主将张冬明送到医院,害怕行凶的警察耍赖推卸责任,只好求助在场的其他警察共同将张冬明送到医院。但在场的警察不仅不予理睬,反而在张冬明不能动弹的情况下,四个警察毫无人性地上来拎着张冬明的手脚,将张冬明从马路上转移到马路旁边,张冬明被丢弃在派出所旁边的水泥地上长达4个多小时之久,期间张冬明曾多次昏迷。曹雨亮、黎娜当时在场拨打18次“110”报警电话反映情况请求抢救,每次都再三强调张冬明伤势严重且有生命危险,在安徽老家的亲属也拨打了4次佛山的“110”报警电话报案,都回复他们会上报处理,但是没有任何警察来实施抢救及处理该事件。曹雨亮曾到佛山市公安局报告情况,请求救人,该公安局叫她到佛山市禅城区普君派出所(简称“普君派出所”)报案。但“普君派出所”干警又说本事件不属其管辖范围,推卸到“平洲派出所”。张冬明躺在地上4个多小时,期间来过5名警察,他们在我身边吃东西、抽烟,有说有笑,没有正面接触我们,不一会骑着摩托车走了。之后又来了几名警察,拿着手铐过来叫张冬明走开,如果不走就拘留我们,见张冬明没有反应,就离开了。

由于张冬明被警察殴打的伤势严重,出现了危险征兆,终于在4个多小时后来了警察,打“120”将我拖到医院,到了医院,“平洲派出所”拒绝付款治疗,只能等到在北京工作的儿子连夜赶来现场,出钱支付费用后才开始检查治疗,经诊断:张冬明被警号为“186743”的警察殴打致头脑部外伤、重度脑震荡、手臂和肩部挫伤。至今尚在医院治疗。

2月23日,张冬明家属到“平洲派出所”要求查看本事件的监控视频,以了解具体案发过程(张冬明被殴打时的现场有监控),该派出所的郑指导员答复:“监控是完整的。”经请示上级领导,该监控内容涉及公安秘密,以此为由不同意张冬明家属查看。于是,张冬明家属向该派出所领导提出三点要求:1.依法严惩凶手;2.依法赔偿被害人的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等一切费用;3.公安机关向被害人及其家属赔礼道歉。

现在每当张冬明清醒的时候,无故遭受警察殴打的悲惨景象始终在张冬明脑海中盘旋,在精神上已经受到一定的创伤!在这之前,张冬明以为佛山地区的公安形象,像全国其他地方公安一样,经过国家教育整顿后,是值得老百姓信任、值得依靠、为人民伸张正义的优秀司法队伍。张冬明当初满怀希望来到“平洲派出所”,希望得到公安警察的帮助,但万万没想到,“平洲派出所”的人民警察竟然对一个54岁的手无寸铁、手无缚鸡之力、毫无敌意、前来寻求帮助的弱女子视如草芥,大打出手,意欲置于死地。众多的公安干警仅仅袖手旁观,竟没有一个出面制止和施救,当他们还有说有笑的下班回家,去享受年味未消的天伦之乐时,竟对身边一名躺在“平洲派出所”门口冰冷坚硬的水泥地上痛苦万分、有生命之忧的弱者视而不见(其中不排除有该派出所的所长和其他领导),这还是人民心目中的警察吗?这些人群还是保护人民的公安队伍吗?这样的人民警察,如果得不到公正的处理,张冬明的合法权益如得不到法律的维护,那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日前,佛山市南海区公安分局已就上述事件成立了专案调查组,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与收集证据材料。张冬明希望借助媒体和司法部门主持公道,秉公、依法公正处理本事件相关人员。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每日直评车 » 京城律师之母在佛山租房纠纷求助警察却遭毒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每日直评,您身边的直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