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医院蔡开灿医生枉为人医 不顾行医规范导致老人术后去世!

(因考虑死者及其家属的心情不透露全名请见谅!)

2018年8月27日死者在南方医院蔡开灿医生的误诊下永远离开了!如今的思念和死者的抱恨黄泉,并不会随着岁月而变淡,而是深深地烙在死者家属的心里。2年多时间里,家属不顾一切代价都要走上诉讼之路,其中的艰苦困难,上天都看在了眼里,对于南方医院蔡开灿医生不顾行医规范导致死者术后去世,法院判决南方医院蔡开灿占百分之七十责任!

2018年6月23日,死者因“剧烈活动后胸闷、胸痛”先到其它医疗机构做CT检查后转到被告医院急诊,当时被告急诊科验血显示肌红蛋1000ng/MG,急诊医生给予磷酸肌酸钠针治疗,并说需要到心血管科进一步治疗。因当时被告心内科病区无床位而回家休养。2018年7月1日,死者在被告胸外科住院,并于7月20日在该院组织下接受了“肺大泡切除术”相关手术。7月22日夜病情突然加重,直转急下,于8月3日死者子女邀请全国重症医学专业主任委员、中山医院ICU主任会诊后,死者转入被告综合ICU,并于8月27日离世。

对于死者病亡的原因,该医院医生蔡开灿在为病人治疗时,没有经过肺功能测试就直接对患者进行了胸腔镜手术,手术后又由于护理不及时,导致病人痰未吸出,造成病人肺部感染,病人在ICU接受观察治疗一个月,期间滴水未进,最终导致病人死亡。死者在住院过程中,心脏的症状逐步好转后,被告蔡开灿这时候应该进行肺脏的减容手术,口头却称肺大泡切除术,切除的组织非常多,实际为病历所书写的肺减容手术。对于肺减容的手术,病人死者只是有一定的适应症,必须要做肺功能的测定,还必须考虑死者胸痛发病的手术时机。被告蔡开灿却在不恰当的时机对死者实施了不应该做的手术,是导致死者死亡的根本原因。且在医院进行手术时候,应该就手术的必要性及其预期后果、可能风险以及手术的愈后给出明确的讨论意见,并制定一旦发生风险的处置预案,还需将上述内容告知病人家属,由患方在知情的基础上作出决定。被告蔡开灿没有告知详细的手术风险,更没有告知该手术是属于可做可不做。由于蔡开灿告知不充分,导致死者同意施行被告建议的肺减容手术,做胸腔镜手术前应该给病人做肺功能测试,这样的医学常识性问题却被经验丰富的主刀医生所忽略,术后的护理工作更是没有做好,直接造成了死者术后发生肺部炎症,心功能的不全和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

在手术之后被告忽视手术的风险,导致术后的管理疏忽。死者的病情变化后,没有及时邀请相关专家会诊,延迟了两天才请心内科会诊,且在心内科会诊后依然没有效果。死者的子女对此邀请了全国重症医学科的主任会诊,并在会诊专家的建议下,被告才将死者转到外科的综合ICU,且在转诊的过程中发生死者心跳呼吸骤停,严重延误了对死者正确恰当的治疗。

广东华生司法鉴定中心对死者的死亡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医方对死者的诊疗行为中存在过错,该过错与死者的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原因力为同等因素,建议参与度60%左右。而被告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辩称:我院对原告的诊疗符合常规,没有过错行为、原告的死亡是自然发展所致,面对病人家属的赔偿诉请,被告医院坚持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请。

在一审判决书中,被告对死者诊疗的过程中,确实存在很多的明确过错:如杜撰死者“反复气胸”的病史,期间以“肺大泡切除术低风险”,用乡音乡情反复诱导手术,且不告知“替代治疗方案”,在术前术后均存在严重的过度检查,但唯独没做必须检查的“肺功能”评估,术后的护理没有做到位,导致肺部感染,胸外科重症监护室刻意拖延不转病人,导致使用ECMO严重延迟,延误抢救时机。除此之外,还存在不合理用药导致的医源性的药物性肝、肾等多器官功能损害。

无论如何,死者已经离我们远去,他也不可能再回来,面对实际存在的问题,被告医院仍然辩称在医院治疗没有任何过错行为,病人死者的死亡自然发展所致,这样的说辞简直荒谬至极!面对既定事实,该医院在长达两年的诉讼中从没有表示真诚的道歉,也没有根据这件事情制定相应的监督措施,以防再犯,应该主动承担责任,深挖问题根源,搞清楚问题出现的原因,而不是一味的逃避委蛇。作为医护人员,白衣天使,蔡开灿和相关人员应该肩负起应有的责任,主动赔礼道歉,包赔损失而不是在这里讨价还价,生命的可贵在他们那里没有得到展现。相关人员和院方应当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加强从业人员的筛查,加强对于医护人员的管理和培训,要求医院职工潜心学习,提升专业技能,培养职业道德,做好医疗手术规范,避免再出现此类问题。在为人民看好病的同时,要让来看病的患者和家属看得放心,住的舒心,树立好医院该有的救死扶伤的良好形象。

关于此类医疗事件,南方医院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在此之前已经发生过数次医疗卫生事件,痛心疾首啊!本应该是为人民守护健康的阵地,此时俨然成为了存在严重医疗问题漏洞的“吃人”医院。在此次医疗事故中,蔡开灿不顾行医规范,根据自己的盲目判断导致死者因故病亡,他与病者的死亡有着直接的关系。

距离死者离开我们已经有两年多时间了,这两年来,家属失去亲人的痛苦还没有散去,一审判决结果为南方医院医护人员承担70%的过失责任,这样的结果令死者家属不能接受。医院和蔡开灿应当主动承担责任而不是用各种方式掩盖和推卸责任,因此,面对一审判决,家属依旧坚持上诉,只为告慰亡灵,让活着的人能安心,我们无比的坚信南方医院医生蔡开灿最终会得到他应承担的责任。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每日直评车 » 南方医院蔡开灿医生枉为人医 不顾行医规范导致老人术后去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每日直评,您身边的直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