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官员合谋定制司法盾牌,“安全”收入上亿资金

2011年3月,金华市政府发出【金政办发(2011)22号】文件,成立了金华市区二七社区地块改造工作领导小组,标志着金华市二七社区拆迁改造工作拉开序幕。

2011年8月,金华市高恒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向金华银行贷款2700万元,以浙江高恒集团有限公司位于金华市解放西路289号的一至九层整栋商务楼提供抵押担保。

看似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件事,却被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沈兆春敏锐地发现了“商机”,与金华银行、婺城区人民法院、金华市检察院、评估公司等相关人员合谋,利用专业的设计和操控,上演了一出精彩绝伦的好戏。如今,仅沈兆春一个人受到法律严惩,而其他人却暗自庆幸,“安全”稳定,坐享着千万余元收入自在法外。在他们眼里,几十年的执法经验,既是财富,也是保护。

高恒建筑公司向金华银行贷款2700万元,提供的抵押商务楼,正在新村区块改造范围内,明确列入拆迁,有不菲的补偿价。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金华银行因贷款逾期,迅速起诉至婺城区人民法院。高恒建筑公司也曾与法院达成一致,拆迁补偿下来后,优先还银行贷款。但婺城区人民法院同步又擅自委托当年还不够资质的评估公司,对标的建筑出具的评估报告近市场正常价一半的4000万余元。2013年12月法院走强行拍卖程序,实际成交更是让人跌破眼镜的3110万元。仅半年时间后,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拆迁改造工程指挥部指定另一家房地产评估师事务所,得出的价值是9400多万元,评估参与拍卖的竞得者,获得了1.003亿元的拆迁补偿款。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竞拍人,黄某、虞某、范某和王某等4人名义参与竞拍,而实际举牌人却是杨某。竞拍成交后,沈兆春及其妻获利超千万。其余85%的收益归了其他领导、公职人员和金华银行、婺城区法院、评估公司人员(包括名义参与者)按份享有。

两年后,2016年底至2017年初,婺城区人民法院在标的物(商务楼)拍卖成交三年后进行了所谓的公开听证,认定拍卖违规,撤销了原执行裁定书。而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拖了长达25个月后,2019年2月作出驳回高恒建筑公司异议执行裁定。从评估4000万余元,到成交3110万元,到突然变成9400多万元,到参与拍卖的竞得者获得1.003亿元补贴,这一出堪称教科书级别的法律漂白掩护好戏,完美收官……

如果多人违法可以一人代替,那沈兆春的“落马”,是不是就真能保住其他合谋人永久“安全”?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每日直评车 » 金华官员合谋定制司法盾牌,“安全”收入上亿资金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每日直评,您身边的直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