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关于要求中粮集团为重伤员工垫付手术费的请愿书

  我是齐莹,我代表我父亲齐振雨以及全家人请愿,希望有关部门的各位领导能够督促中粮集团早点慰问我父亲的病情,中粮集团可以及时垫付我父亲的二次收费费用。

  父亲齐振雨,今年52岁,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巨宝山村人。我父亲系中粮集团员工,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大润发负责销售中粮食品。2018年的7月28日下午,在上班途中不幸遭遇车祸,被120送往齐齐哈尔第一医院。进入医院被诊断为闭合性腹部外伤,腹壁疝,小肠多发破裂,小肠细膜撕裂伴小肠部分坏死,直肠破裂,腹腔出血,急性腹膜炎,多发皮肤挫伤等症状。当天进行手术,因为伤势比较重,手术后进入重症监护室,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两个多礼拜,后转移到普通病房,两周后出院,等待第二次手术。

  父亲在重症监护室时,我们尝试多次与中粮集团有关负责人以及领导取得联系,先是联系到中粮员工小陆,两天后失联,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后面经大润发负责人联系中粮员工刘健和黄某,都是推脱向上面反映情况。直到我父亲出院,都没有等到中粮集团相关的慰问以及答复。

  父亲住院期间,我们向中粮负责人刘健和黄某表示过自己的诉求,希望中粮集团可以帮助我父亲垫付一部分医药费,得到的结果是,刘健和黄某表示会如实上报给相关负责人,让我家里人等消息。等消息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中途给黄某打电话,黄某说自己已经离开了中粮集团,我们联系刘健,,电话总是无法接通。我和家里人于8月2日在水滴筹上发起了众筹,由于不堪高昂住院费的压力,我们于8月12日结束了众筹,取出钱用来交医院的费用。

  由于多次与刘健联系不上,9月29日我请假来到中粮集团辽宁总部(沈阳),找到刘健。刘健矢口否认中粮的责任,一直说我父亲在中粮属于三方派遣,中粮这边没有一点点责任,责任都在前程无忧,是中粮通过前程无忧扎到我父亲作中粮的导购。第二天,我在办公室找到辽宁总部负责人张经理,并和他沟通了将近三个小时。我们诉求就是两个:第一,中粮不应该推脱自己的责任,不应该把自己的员工在生死边缘往外推;第二,我们希望中粮集团可以为自己病重的员工垫付一部分医药费。得到的结果依然是张经理会往总部传达消息。我们在临走时希望得到张经理的电话,被拒绝了,他们让我们有事联系刘健。可是刘健要么是不接我的电话,要么是不把我们的消息传到到上层。

  我家里人一等又是一个半月,中粮那边没有任何消息,连一个基本的慰问电话都没有。11月下旬,我打电话给刘健询问中粮集团总部的消息时,他们让律师衔接对我们这边的工作。我们又联系到哈尔滨的曹律师,曹律师在了解到我们这边的情况后,直接跟我们说中粮肯定是有不可推脱的责任,这一点毋庸置疑。并且说道,像我们这样的情况,中粮也会考虑替我们垫付部分医药费,并会把相关的处理意见给到沈阳那边。

  事至今日,中粮那边还没有给出任何答复。而我今天又主动联系到刘健,电话中刘健还是告诉我中粮集团没有一点点责任,还说有什么事情跟哈尔滨曹律师那边联系。我们明明是跟曹律师那边已经沟通过了,而且曹律师已经把处理意见以及我们家人的诉求反馈给中粮集团辽宁总部那了啊。

  离我父亲第一次手术已经过去四个多月了,我父亲第二次手术也迫在眉睫。父亲第一次手术不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亲戚能借的基本都开口借了。不是迫不得已,我们家人不会找到中粮集团,恳求贵单位为我父亲垫付第二次手术相关费用。

  综上所述,我和我的家人强烈恳求相关部门以及领导,能够督促中粮集团早点慰问我父亲的病情,并及时垫付我父亲的二次收费费用。

改革开放在认识和实践上的每一次突破和深化,改革开放中每一个新生事物的产生和发展,改革开放每一个领域和环节经验的创造和积累,都体现着亿万人民的智慧。

改革开放40年,人民在城市和乡村的发展中奋斗,在世界的喝彩声和怀疑声中奋斗,在顺境和逆境中奋斗。人民一直在为了更美好的自己,更美好的中国,更美好的时代而奋斗。

人民,当代中国传奇的书写者。

人民,伟大民族复兴的力量之源。

(责任编辑:admin)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每日直评车 » 曝光:关于要求中粮集团为重伤员工垫付手术费的请愿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每日直评,您身边的直评网